港澳文交所曝乱象 专家:投资要先看资质和信用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45岁,只有初中文化的郑旭东在短短三个月内,成立五个平台公司。这五家平台公司形成了一张巨网,搅动着上万人近7亿元资金。其中,深圳中贷信创、上海锋逸信投、杭州国临创投这三个网贷平台大肆吸金,中瑞隆充当资金管家,香港文交所诱以高回报,吸引大部分资金投向翡翠玉器等资产包。

在这次事件中,被套牢的投资者有上万人之众,被套了15万的投资者小余说:“现在很多投资人魂不守舍,他们很多资金是借的,少部分是自己的。有一个投资人的老婆跟他闹离婚,他钱都没了,还欠一债,被套了70万元。”

眼下,内地各地文交所、艺交所(以下均泛称“文交所”)经过一年多的整顿,稍有“复苏”迹象,这一消息无疑给尚在“回暖”路上的文交所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有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网记者透露,在港澳地区众多文交所中,只有六七成在认真经营。中国经济网记者粗略地统计了一下,港澳地区,带“香港”、“澳门”、“中华”字头的文化产权交易所或者艺术品交易中心就有11家之多。这个数字还仅仅是“有名可查”的文交所,不包括暗地滋生的幕后平台。如果真如这位业内人士所说,那么文交所力争回暖的道路将会是雪上加霜。

中国经济网记者还发现一些带有“香港”、“澳门”等字头并且官网用繁体字的文交所,其地址很多都在深圳等靠近港澳的地区。有关人士向中国经济网记者透露,这些文交所中有一些是“整顿令”颁布后,由内地转板港澳地区的。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港澳地区的文交所乱象源于内地本身的乱象,内地整顿文交所后,一些经营者或类证券化的操作者将这种“博傻游戏”搬到了香港。魏鹏举认为,规范这种乱象需要从几个方面着手:首先,应该加强政府监控,相关政府机构要从行业上整顿规范这类文交所;其次,要加强合理的行业管控,魏鹏举认为要淘汰一部分交易模式不清、信用不高的文交所,推进行业的兼并重组;第三,大幅度抬高准入门槛,魏鹏举认为要从注册资金、过往业绩、担保机构等各方面抬高准入门槛。

随着近两年文化产业的迅猛发展,一些文化艺术投资平台受到投资者的热捧。像上述投资者“被套”现象屡有发生,对此,魏鹏举提醒投资者:首先,在选择上要基于产业本身实体性增长的板块;其次,要多研究投资对象的商业模式。对于,艺术品基金、艺术品信托类的投资,魏鹏举提醒投资者要着重关注其资质和信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