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丹青意隐赜古道照颜色——画家王钧水墨作品解析

当今中国画出新之作屡见不鲜,相反,具有传统积淀的山水画倒是难得一见。在中国画市场日渐繁荣的今日,传统中国画中极为核心的“师承”关系却在如今变得十分尴尬,若不然是弟子与老师的作品似同出一人之手,只师其貌,不师其骨;若不然便是单纯追求视觉效果,笔墨单纯为作画媒介而已。在这种矛盾之间,看到王钧先生的画作,便产生感动之意:既有正统的师承,又有自身面貌而别具一格,加之深厚的积淀博采众长,而成为今日值得称道的沉厚文气之作。

观王钧先生画作,首先是能感受到精巧的构图给画面带来独特意境——若是就传统的谢赫六法之“经营位置”来说,王钧先生别具匠心而绝无重复的构图绝对算是出众了。无论是极为巧妙地取景秀丽的桂林山水,还是以独特方式营造黄山仙境气氛,或是让观者在苍翠深幽的山间水流穿行,抑或是红日、明月作为点睛的画眼,均使画面呈现或疏朗、或密闭,气息流淌、各具神韵的感觉。看似不经意的安排却趣味盎然,精巧恰当而又蕴含灵气的画面形式在其他画家中十分少见,若能沉得下心境,便可细细品味。

写生自古便是画家作画极为重要的一步。黄宾虹所谓:“作画当以自然为师。若胸中有丘壑,运笔便自如畅达矣。”王钧先生对于桂林山水十分钟情,以独特的笔墨形式创造了多幅温润秀丽的山水作品描绘桂林山水景象,如《广西山水甲天下》《象鼻山》《奇景象鼻山》,而在江苏扬州瘦西湖写生,凭灵感创作的《瘦西湖夜》也成为王钧先生的经典作品,古朴静谧,让人留恋,瘦西湖的文化底蕴也在丹青水墨间晕染而出,清亮的月光更是映显夜之深沉。而写生取景于南京当地特色的水墨绘画更让很多生活在南京的人们充满回忆,《白鹭洲头》《陵园瞻先贤》《向阳渔港》《阅江楼》都具有十分鲜明的地域特点。如同所见石涛所画扫叶楼之景一般,对于景色的描绘并非是吸引观者的第一原因,笔墨色彩的应用才更反映出画家的艺术风貌。如让人感同身受的中山陵之景,以独特的水墨方式表现,层层晕染,青绿设色更显钟山苍润之气,画家更是大胆使用花青点以柳黄引人入胜。题以“钟山埋云霄,陵园瞻先贤”,以显沉着之气,松树苍翠遒劲、绵延巍峨钟山,肃穆之意隐逸其间。“意远在能静,境深尤贵曲”,而巧妙的布局正是画家的独具匠心。王钧先生的画中山有脉,水有源,既有宏阔的自然风光,亦有营造出的如同园林般的精巧感觉。

“山川入画,应无人工造作之气……画中山川,经画家创造,为天所不能胜者”(黄宾虹语)。可以说画家所造意境便是在创造另一番自然了,现代水墨正是在师法古今、巧妙创意、融合笔墨设色创造出不同于自然的意境,从王钧先生的作品中也可见一斑。《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即是出自《沁园春·长沙》诗意,《明月隐高树》《江天合一》《万里山河》《万家灯火》《吾家就在山泉中》都是笔法与绘画相融般巧妙自然;《晨曦》《高山流水》《渔港》《渔歌唱晚》《冬雪》等作品便是创造了另一番自然之景。其中以淋漓的笔墨和水墨氤氲之感的表现尤为妙,除了万象的自然之景,丹青隐墨墨隐水的妙处有不尽能形容者。

王钧先生的绘画就用笔与用墨而言会让观众在积墨与晕染上印象深刻,而这也正应了《石涛话语录》中谓“笔与墨会,是为絪缊,絪缊不分,是为混沌”之说,“墨法妙于用水,水墨神化,仍在用笔”也正是王钧先生所不断提炼与追求的。对于水墨的理解,王钧先生也十分清晰,且比别人多了些笔头与传统训练的功夫。从先生多数的画作看来,最具特色的是他成熟的笔墨语言与色彩感觉,这与其深厚的版画创作功力分不开,也成为他最具特色的画面效果。水印版画的风格带入传统中国画的创作也为当今中国画注入一股活力。

曾师从著名版画家、现代水印版画的创始人黄丕谟先生,王钧先生受到的不仅是技法上,更是人格的影响。水印版画对我国文化的流传和保护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不惜工本的精美之作从明代流传至今,而水印版画水墨相融的独特气氛也为文人雅士所钟爱。如今运用笔墨克服版画墨色的局限,实为一次大胆的尝试。黄丕谟先生的水印版画作品敷色清丽且意境如歌,每幅都能感受到画家美好的心境。而独特的刀法和画面安排也影响到了爱徒王钧先生不仅是构图上,也是笔法和色彩上的创新。较为典型的例子就是黄丕谟先生的《雨后山庄几片云》《两岸青山一水潜》《阳春雪》《玄武湖之夏》与《黄山晨曦》,刀法精致细腻,态度真诚朴质,色彩清丽雅致,因此也受到日本观众的喜爱,在日本产生广泛的影响。

若是再以水墨版画的精神反观王钧先生的水墨绘画,得到的并不仅仅是笔墨上创新的启示,还有对传统的尊重与继承,如同老师的版画色彩一样,王钧先生的水墨画同样雅致清新。正如同日本在20世纪上半叶兴起的新版画运动的趣味一般,雅致而清丽的设色总是能得到广泛的喜爱,而在王钧先生这里,无论是淡彩青绿还是墨法晕染之中不经意的一抹黄色总能带给观者以合理的视觉效果,而这种色彩的沿袭以及对水墨的理解与应用也可以说是雅致的审美趣味在当今的延续。看多了市场之中油气的画手无法处理墨色与设色的关系,再看到王钧先生的如水印版画般轻松雅致而又不乏墨色变化的独特作品,便是呼吸到传统的清新了。

《万壑树声满,千崖秋气高》一图便是出自清代四王之一王翚所作《万壑千崖图》的题跋意境。而如国画大师黄宾虹所言画“非超古人理法之外不可”便是为当代山水画革新提供了依据,王钧先生此幅依王翚苍润之气原意而为厚着老辣,一改四王传统的绘画形式,而采取现代水墨语言,便是时代印证。而不变的是在中国画论里从未消失的文气,这虽不是王钧最经典的作品,却也是“与古为徒”的传统与当代画家骨子里对新意的呐喊和“表现时代”的渴望相结合最好的说明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精神,但永远不变的是“贵在真传,学而后创”(李可染语)的品质,对于中国画来说尤为如此。看到王钧先生依然沿袭着早年求学执着认真的品质,不能不为之动容。而透出雅致之气的的画卷,融合近代以来的藏润笔法又显示出一种可贵的创造性精神和画家负责任的态度。这些在看到画面之后就会自然明晰了。

1944年生于浙江绍兴。1968年至1973年参加由南京市文联举办的美术讲座及创作学习班,跟随水印版画大家黄丕谟学习版画。上世纪七十年代涉足中国画。1968年起先后数十次参加省、市美展,并先后在哈尔滨、宝鸡、扬州、南京等地举办个展。曾任原南京市下关区文联副主席,区美术家、书法家协会会长。出版过三本画集。2000年起探索并创作“重墨山水画”,运用线条和水墨并融入金石、版画等元素,力图创作出与众不同的重墨山水画。现为中国铁路文协会员、江苏省美协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

艺加文投是《现代快报》旗下的专业艺术机构。艺加文投《艺+周刊》是江苏最优质的艺术媒体、“艺加微拍”是江苏最具影响力的微拍、“艺加学院”是江苏最具公信力的培训机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