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雅玩 阅读古钱币

古钱币是我最早接触有历史底蕴的物品。记得小时候,我在家里抽屉的角落翻找到圆形方孔铜钱,用两个手指左右分别用力,铜钱随即在桌子玻璃上飞快地旋转起来,还会发出“哗哗”的悦耳声响,感觉特别有趣。

长大后集藏各种版别、年号的古钱币,成了我的爱好。在出差或旅游之际,逛逛当地古玩小店,流连于路边地摊,偶有收获,便觉心满意足。闲暇之余,拿出散乱的钱币,对照丁福保所著《历代古钱图说》书中的拓片图样,擦拭清洗整理分类,标注年代特征,放入集币册中赏读,经年乐此不疲。

每一枚小小的钱币,都藏有丰富的社会经济文化内涵,收藏过程亦是学习的机会。有次整理到一枚宝苏局铸造发行的咸丰元宝当百大钱(直径60毫米,重达54.5克),另一枚同样由宝苏局铸造的微型同治通宝(直径15毫米,重量只有0.8克)。这两枚在体量上相差如此之大的钱币,让我顿生疑惑?于是通过查找历史书籍和钱币背景资料,寻求答案。清朝咸丰年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发展迅猛,赖以铸钱之用的云南铜料,因道路阻断无法运输。为支付大量军饷开销和解决原料短缺,开始改铸当十至百的重宝,当百以上的元宝,甚至出现一枚可抵一千枚通宝的当千元宝怪象。而那枚小钱亦因咸丰大钱造成的混乱,延续至同治年间,造成通宝小平钱用途大幅缩减,各地铸造局出现严重亏损,这枚小钱将通常直径22毫米重量3克的钱,偷工减料缩减至三分之一不到。这一大一小反常的钱币,透露出当年社会政治经济的真相。

古钱币有个重要特征,即上面都铸有各个历史时期篆、楷、草、隶、行各种书体的铭文。收藏整理中,我特别关注和喜欢的是李斯力扫原书法繁复冗赘之气,用骨气丰匀,方圆绝妙的小篆书写的“半两”;位列唐初“四大家”之首、被誉为“翰墨之冠”的欧阳询书写的隶书“开元通宝”。宋太宗赵光义挥毫的浑厚端庄楷书,劲挺奔放行书,神采飞扬草书三种字体,开创钱币史上同年号有三种书体版别的“淳化元宝”;宋徽宗赵佶用铁画银钩,劲瘦淡雅的瘦金体,手书“大观通宝”“崇宁通宝”的御书钱……我将这些铸有历代名人钱文的钱币,按年代又单独整理成册,犹如拥有了一本历代名人书法的字帖。

古钱币虽是锱铢小器,却是时代的结晶,外表虽锈迹斑驳,但散发着独特的历史文化之光。每当我用手指去触摸上面的字,指端便会传来穿越时光神奇的真实感。如果说小时候古钱币是我的玩具,而今整理的这些钱币册,则成了可阅读的古书,里面每个饱经沧桑的字,都有精彩的故事。(周进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