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黄龙玉 涨跌一念间

在龙陵采访时,记者听到一个故事:一位玉雕师到一家刀削面馆吃饭,付钱时抬头一看,发现老板很面熟—原来是位曾卖过毛料给他的黄龙玉老板。这位老板前几年因为黄龙玉很是赚了一笔,于是他借款囤了一大批毛料,准备大干一场,不想却遇到了市场回落。眼看着期限将至,他只得低价卖掉手中的石料,转而开起了面馆。但见有懂黄龙玉的客人,他仍会从兜里掏出块石头:“你看看,这料不错吧?”

这位老板跌宕起伏的人生,就如黄龙玉从2004年被发现后这十年,被人质疑过,也让人疯狂过,如今抛却浮华,走向理性。3日,在龙陵进行的今年第四次黄龙玉毛料公盘现场,“理性回归”成了人们口中的热词,但价格的“回归”并没有打击黄龙玉商家、玉雕师的信心,反而视之为机会。

9月3日的公盘开标照例设在黄龙玉交易市场旁的公盘交易中心。走进公盘交易中心,最显眼的就是正前方的“镇盘之宝”—一块3000公斤的毛料,底价680万元,自从2010年它被发现后,就一直在这了。“曾有人出过价,但没有达到拦标价。”保山黄龙玉开发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黄龙玉山流水品种中最大的一块整料,因此被称为“镇盘之宝”。但由于近年来市场疲软,大件毛料的买家少了,所以这个大块头宝贝仍“待字闺中”。

大厅左边的毛料按单件进行投标,右边一堆一堆的毛料,按堆进行投标。中间就是等待开标的地方。没有想像中的人头攒动,更多的是几个买家聚在一起,轻声讨论着这次公盘的毛料。

“来参加公盘的当地人多,外地人少。”41岁的张炳魁说,他入行6年,公盘开始后,每天一早交易中心一开门,他就和合伙人一起看料—带着小电筒,在石头堆中翻翻拣拣一整天。他们是黄龙玉毛料加工链的第一手—挑料。通过公盘中标买下的毛料,他大多数会直接卖给玉雕工,创作成作品,“玉雕工一般都是外省人,他们不自己挑毛料。”

如今,龙陵每年进行6次公盘,每两月一次,这样的频率让人们对公盘已习以为常,少了前两年刚开始公盘时的激烈氛围。“上一次公盘人就多了,因为7月有石博会,很多人会来买毛料,赶工参加石博会。”当地买家黄纪生说。当天,他参与投了20多标,最后中了3个,他第二天就将拿到这价值近7万元的3块毛料。“好料子不愁卖,价格都在往上涨,一般的料子价格变化不大。”

据介绍,当天的公盘中,共有毛料47吨,分为548标,买家投出532标,中42标,成交金额为322万余元。“中标率低是因为很多投标金额没有达到拦标价。”工作人员介绍。“大家都更理性了。”一位投标买家归结说。

玉雕师杨相象的作品《陶醉的麻花辫》在今年黄龙玉雕刻大赛中获得金奖。他说,前几年,这样的作品或许能卖到数十万,但今年他的价格预期不到20万元。不过,对这样的价格回归他表示很欢迎,“在以前,既然毛料都能赚钱,还有什么心思去打造精品。现在价格回落了,大家都在雕工、创意上想办法,想真正做点东西,我觉得这是黄龙玉的未来,提升文化附加值,做出精品,你才能被载入史册。”

“理性回归”,这是记者这两天在龙陵黄龙玉市场上听到最多的词。龙陵县黄龙玉协会会长侯德升介绍,就今年来说,黄龙玉10万元以上的大件成品难走,但5000元~10万元的小件精品受宠,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扬了20%。这从今年第五届“玉满乾”杯黄龙玉雕刻大赛中也能看出,6件获得金奖的作品中,有4件都属于小件,这类中高档作品价格平稳上升。而另一端,低端黄龙玉成品售价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30%。

其中的原因,他认为是受了珠宝业大环境的影响,目前整个珠宝业都呈现出一种疲软态势,这其中也包括黄龙玉市场。而黄龙玉市场的一升一降,加大两极分化,意味着黄龙玉认知度提升、消费者更加理性。

侯德升说,“那几年,只要是个黄色的石头,都会有人抢。”他们口中的“那几年”,是2009年~2011年,黄龙玉市场被人们谓之“疯狂”。“那时大家对黄龙玉还不是很了解,觉得是块黄龙玉都是宝,拼命抢。”黄纪生回忆说,“随着对黄龙玉的了解多了,买家也更加理性,不是盲目乱买一气。”因此,目前市场看起来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火爆,但并不是价格都回落—好料子、好玉雕的价钱还在往上走。他认为,这样更容易做出精品,而本身低劣的产品就此淘汰出去,“那些低劣品只会让人家买了一次就再也不来买了,以为黄龙玉就那么差。”

难道黄龙玉市场又将有新一轮涨势?对此,他卖起了关子,转而说起龙陵正在推进黄龙玉鉴定的国家标准及基础研究工作。“这意味着什么呢?目前黄龙玉在国家珠宝玉石中归为玉髓的亚种,等我们有了鉴定标准,再结合2011年的名称标准,黄龙玉就会成为继新疆和田玉、缅甸翡翠之后的又一大优秀玉种。”他认为,到那时黄龙玉将迎来新一轮市场追捧。

距龙陵县城约40公里的小黑山,是黄龙玉的主产地。自从2004年小黑山被认定为黄龙玉的主产地后,这一带就再也没有消停过,当地村民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投机者蜂拥而至,上演了一场空前的淘金热。如今,为了杜绝私挖乱采,通往矿山的道路设置了层层关卡,让这座矿山更显神秘。

不过,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大家都能到产出黄龙玉的矿洞中来寻宝。“我们请省上专家对龙陵小黑山地质公园进行了规划,在这个地质公园中,将保留一些已经开采完毕的原始坑洞,用于科研考察,也可向游客部分开放。”侯德升说,不过,目前还只是在进行相关规划,这座公园何时能成为现实还属未知,“不管怎样,我们已在前期采矿中预留了矿柱,为今后的旅游发展做些准备。”

黄龙玉在龙陵被发现。“不是玉”“没文化”,从一开始,各种“绯闻”就包围着它。

河南玉雕工的进入,让黄龙玉市场上有了新的产品形态,各类挂件拓宽了消费者的选择。

7月1日,《黄龙玉分级云南省地方标准》正式颁布实施。此前很多观望的人一看有了地方标准,说明黄龙玉得到了省内的认可,开始放心购买,黄龙玉迎来了它的疯狂时代。

龙陵举办首届黄龙玉雕刻大赛,通过汇聚全国各地的黄龙玉优秀作品,提升黄龙玉的工艺和文化内涵。

2月1日,黄龙玉作为天然玉石正式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珠宝玉石名称》标准,正式确认了黄龙玉是珠宝玉石大家族中的一员这一身份,为黄龙玉产业快速发展铺平了道路。同年2月14日,经国家工商总局批准,成功注册“龙陵黄龙玉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